失踪人口回归

宠弟狂魔。
拖延症晚期日常被催。
努力填坑。
失踪人口回归。

暗恋

#可能是甜饼?
#不知所云系列
#人设替代,狗血,经典套路
——Ready?
      GO!
      樊帆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叶深上了心。对方常年翘起的嘴角是一种勾引,深邃的黑眸是一种诱惑,修长白皙的双手更是令自己欲罢不能。他从来都是一副慵懒的样子,上课的时候眼皮子总是耷拉着的,昏昏欲睡的模样让老师恨得牙龈紧咬,下课了也从不像自己和其他男生那样急哄哄地争个课间时间去打球,然而每次考试总是能够名列前茅,那令人望尘莫及的数学和文综分数已经让人麻木,同时文科所有的竞赛至少都能拿到二等奖;体育和体测也是能以中上甚至有时优秀的成绩考过;很少主动和异性聊天,然而不经意间的举动总是能把一群女生圈粉,因此异性缘也是好得逆天,只是本人并不自知,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叶深不知因此拉了多少男同胞的仇恨值,不过他毫不在意就是了。这样的叶深,令樊帆为之着迷。
       然而,如此学霸的少女杀手叶深却是个有对象的。他叫牧丞,是一名碧桐中学的学生,叶深初中时的学弟,不过后来叶深上了高中就被调到了总校青梧中学,尽管两校相邻,但他们也算成了异地恋。不过叶修坚持每天送牧丞上下学,同学们也经常在双休日的时候撞见叶深陪着牧丞穿梭于商场或在影院看电影,甚至还有人看到叶深将牧丞紧搂着过马路。冬天时会给牧丞带去自己熬的汤,夏天会陪着牧丞放学后去吃冰。节假日更是礼物祝福一样不落,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堪称是十佳好男友。他们两人在一起不是秘密了,几乎举校皆知,但奇怪的是,素来严禁恋爱的校方并未对他们做出任何惩罚,连口头警告都欠奉。这勉强算是校内的一个未解之谜。不过大家彼此间心照不宣地一致怀疑是叶、牧二人的家庭背景十分雄厚,所以校方不敢得罪。只是有那么一天,樊帆终于了解到了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因为,传闻中十佳好男友叶深向他告白了。
      “我喜欢你。”叶深的语气还是那么慵懒,仿佛所谓的告白不过是日常招呼,不慎在意。
      “……所以?”樊帆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并且向自己告白,不过,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说好的粉色泡泡和情书呢?还有,叶深不是有对象么?难不成分手了?也不对啊,自己前几天还看到他们俩一起回家呢……所以,这是什么神展开?樊帆的内心已经被弹幕刷满了,面上却是一派正经,只是……
      “你同意么?”只是叶深似乎不在意樊帆的态度,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人感觉不到他的真意。
      “那牧丞呢?他不是你对象么?”樊帆的话令叶深的眉头微微一皱,只见他轻啧了一声,低下头去,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
      “……时间不早了。”说罢,叶深扭头便走,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樊帆一脸懵逼,然而他清楚地意识到了一点:他喜欢的叶深向他告白了,然而自己的反应似乎像在拒绝?!卧槽!男神求回头啊!我也喜欢你啊!然而此时叶深已经走远。
       樊帆因一时口快误了良机,垂头丧气地走回了家。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一声不吭地走进房间,将自己扔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试图用沉睡来催眠自己。
      第二天。成功催眠自己的樊帆在闹钟十分敬业的催促下起了床,迷蒙着眼洗漱,而后十分机械地上学去了。到了学校,樊帆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只要今天看到叶深独自一人,就立马告白。毕竟告白这种事,肯定要男朋友(?)先出手啊。
       可惜,天不遂人愿,今天的叶深依旧深受喜爱,下了课不是补觉就是给周围打着问问题旗号的心怀不轨的女生们讲题,只是女生们关注的重点从来就不是题目。
       嘁,都已经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了还在那里招蜂引蝶,叶深真的太无耻了o( ̄ヘ ̄o)可是讲题目的叶深真的好帅好有魅力o(≧v≦)o啊啊啊男神男神男神我爱你啊啊啊啊啊(ฅ>ω<*ฅ)今天为情所困(?)的樊帆内心也正饱受煎熬。
      “铃——”下课铃终于响了,这么一天又过去了。樊帆和叶深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就保送一事进行了探讨。由于青梧中学偏重理科,因此京大分配给青梧中学的10个保送名额中有9个给了理科班,而文科班只分得了1个。本来班主任是打算把名额直接分给叶深,但是班主任考虑到樊帆通过了京大的自招审核,因此就将两人叫来商量一下。
     “老师,我觉得我的成绩不如叶深,虽然自招审核通过了,但之后的笔试和面试不见得能达到京大的要求,所以这个机会还是给叶深吧。”樊帆简直快把自己感动了,自己这么为男神谋福利,男神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
     “老师,这个名额还是给樊帆吧。毕竟我相信自己的实力能够考得上京大。至于考不上么……以后再说吧。不过我是不会考不上的。”叶深一脸沉稳淡定地说道,语气间透着满满的自信。然而樊帆简直快哭了:男神,求你别推脱啊(ಥ_ಥ)你这样我怎么献殷勤啊嘤QAQ可惜,叶深丝毫没有接受到樊帆的讯息。
       最终班主任一锤定音,将名额分配给了樊帆,毕竟叶深的实力摆在那里,除非他高考失利,否则的话叶深考上京大完全没问题。两个人走出办公室后一路无言。叶深是没人搭话也乐得安静,而樊帆纯粹是因为男神就走在自己身边,连一拳之隔都没有,走着走着,肩膀都能碰在一起,对方的体温似乎就从这短暂的一瞬流进自己心里,心脏跳得更欢快了。
      “你……”樊帆百般犹豫之下,在两人走到了早已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时,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关于你昨天说的……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乍听之下,叶深那副懒散的模样竟微微地严肃了起来,他转头直视着樊帆,眼神里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光:“你……”“我是认真的!从初一看到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了,当时每天放学后你都站在电线杆下看着来往的车,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然后我就有点喜欢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很喜欢你,每次坐在车上都要看着你直到看不见你为止,我不敢去问你的名字和班级,我……我还知道后来你就和牧丞在一起了……没事,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心大,能自我调节的。”樊帆一股脑的将自己积压多年的感情全部倾泻,而后便低下头不敢直视叶深。
      “哇~真是受宠若惊……”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微不可察的笑意:“樊帆,我很荣幸。”“什……唔……”樊帆诧异地抬头,却被叶深攫取了双唇。那带着温度的柔软是这个季节最美好的回忆。一吻方休,叶深的手不知何时已伸至樊帆脑后,禁锢着樊帆不让他因害羞而离自己太远,接着他微颔首,与樊帆额头相抵,“牧丞是我的弟弟,不要多想。”语毕,又是叼住樊帆的唇反复啄吻。
       在霞光漫天的傍晚,楼梯口那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定下了相许一生的誓言。

【若干年后】
      “深哥!”在如潮的接机人群中,朝气蓬勃的青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镌刻于心的身影,于是他便迫不及待地招呼着。远处穿着风衣的高个男子向青年露出了微笑,只见他放下行李,缓缓地张开双手,迎接青年的飞奔入怀。曾经那慵懒的气质被岁月打磨成了处事不惊的儒雅,而那份青涩的感情也酿成了醇厚的爱。当年高三时,由于樊帆获得了保送资格,于是便早早地脱离战线,苦心钻研厨艺,接着便开始一心一意地准备叶深的一日三餐,争取让他能够安心地复习。而叶深,也在樊帆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顺利地考取了京大。在高考结束的那天,他们终究是捅破了最后那层关系,成了彼此最亲近的爱人。大学毕业后,叶深获得了公费留学的机会,出国深造,而樊帆则是凭借优异成绩保研京大,两人体验了一把异国恋,而在这之前,叶深便已向牧丞出柜,牧丞只是笑笑:“哥,我们自幼便互相扶持,这么多年你把我带大不容易,也是受尽了委屈吃了很多苦,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樊哥的事儿了,祝你们永远幸福。”
       如今,有情人终成眷属。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