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踪人口回归

宠弟狂魔。
拖延症晚期日常被催。
努力填坑。
失踪人口回归。

等等…
我发现我把生日快乐(九)更了两遍…
天呐我真的是石乐志
算了算了
我过几天再把第十章更了吧
为什么我总感觉我第九章没发
我的天哪
我都在干什么

生日快乐(九)

#更了快一年了还是没准备完结
#论一个拖延症晚期更新日常
#ooc有,不喜勿喷
——Ready?
       Go!
       当叶修收拾得差不多走到楼下的时候,餐桌上只有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他们人呢?”叶修略感惊讶。“哈哈哈老叶你果然已经是人神共愤了吧,他们都没人想和你一起吃饭,快来爸爸这,爸爸不嫌弃你!”张佳乐逮着机会就是一顿明损暗捧,誓要将叶修拐到自己身边。“他们已经吃完了,现在可能在复盘。”孙·真·情敌·哲平决定不让张·旧·搭档·佳乐如愿以偿,开口道出实情。“老孙你!”张佳乐自是气愤难消。“哟,儿子你是不是太久没被爸爸教做人了?等会儿小心爸爸给你传授点人生经验。”叶修笑着反讽,走向张佳乐,然后微俯下身,捏了一把亚军的脸,嗯,手感不错,叶修对手感十分满意,点了点头。
       “老叶你这、这……” 张佳乐瞬间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了,叶修抬头对着孙哲平望过来的眼神,神情略微尴尬,但还是咳了一声,“大孙,你往旁边挪挪,给哥腾个位。”孙哲平挑眉,“你直接来我旁边不就好了?”“那可不行,哥可是要好好教‘儿子’怎样做人呢。”叶修一脸义正言辞地把孙哲平挤开了,坐在两人的中间。而这时,反应过来的张佳乐手脚飞快地帮叶修盛好了一碗粥,一脸乖巧地看向叶修,眨巴着眼睛,浑身上下写满了求表扬求抚摸求抱抱。叶修难得看见这样乖巧的张佳乐,喉头哽了一下,糟糕,这亚军竟然有点萌,我怕不是生病了?但还是僵硬地抬手,揉了一下张佳乐的头,咳了一声,“嗯,爸爸很满意。”掌心的触感软软的,手感十分良好,于是叶修忍不住又薅了一把,不待张佳乐说话,敲敲桌子,“吃饭吧,别客气。大早上的赶过来你们也是辛苦了。”眼睛对上孙哲平,也是丝毫不惧地凝望,而后突如其来地笑了,径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孙哲平被叶修的展颜一笑给惊艳了,也是机械般的端起碗吃饭,而张佳乐见场面似乎有点诡异,也是只能张嘴吃饭,只是时不时地夹几筷子菜给叶修,不过偏生遇到孙哲平搅局,叶修只是微阖双眼,对两人明争暗斗的敌意视而不见。
     吃过早饭,叶修似是看不懂两人之间想留下来的意愿,硬是半推半拉地将两个人送走。关上客厅门后转身的叶修长吁了一口气,却被兴欣众人不可描述的表情 硬生生地吓出了冷汗。
     “怎么了这是?这一个个的,复盘做完了?战术分析好了?不就是两个哥的手下败将嘛,有什么好看的?哥这么一个世界冠军你们还没看够呢?”叶修又再一次使出了【秘技·赶牛术】,试图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开。
      “啧,老夫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老叶。” 魏琛一脸痛心疾首。
     “老叶啊,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嘛?”方锐贱兮兮地笑着给了叶修一肘子。
     “叶修啊,不是我说,你这样……唉……”老板娘欲言又止。
     “加油,希望你能撑住。”唐柔十分严肃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如果忽略她眼角笑意的话,其实和刘备白帝城托孤没啥两样。
     “叶修哥,我相信你可以的!”苏沐橙笑嘻嘻地说,莫凡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嗯……前辈很厉害。”乔一帆笑得腼腆,罗辑亦然。
    “我们会支持你的,你不要担心。”安文逸认真地说道。
     “老大,你果然十分优秀!这么快就把‘繁花血景’给收归门下当小弟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包子则是一脸兴奋。
       而叶修则是从包子的话里隐约猜出了个大概,看着众人一脸【你不用说我们都懂】的表情,叶修表示十分心梗。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事啊!静静地望着小伙伴们离开的身影,叶修表示,这个生日过得真是令人心力交瘁。不过,这都是那些家伙干的好事!于是,今天的叶男神第一次掏出了小本本,各位老攻以后有的苦吃了√
       正当叶修在心里恨恨地记着小本本时,门铃再一次响起。














ps:更了一年了还没打算完结,我是真的懒。感觉高考结束了我的灵感也死光了呢…这是5.21码的,刚好趁今天老叶生日发了(。・ω・。)ノ♡

生日快乐(九)

#更了快一年了还是没准备完结
#论一个拖延症晚期更新日常
#ooc有,不喜勿喷
——Ready?
       Go!
       当叶修收拾得差不多走到楼下的时候,餐桌上只有孙哲平和张佳乐两个人。“他们人呢?”叶修略感惊讶。“哈哈哈老叶你果然已经是人神共愤了吧,他们都没人想和你一起吃饭,快来爸爸这,爸爸不嫌弃你!”张佳乐逮着机会就是一顿明损暗捧,誓要将叶修拐到自己身边。“他们已经吃完了,现在可能在复盘。”孙·真·情敌·哲平决定不让张·旧·搭档·佳乐如愿以偿,开口道出实情。“老孙你!”张佳乐自是气愤难消。“哟,儿子你是不是太久没被爸爸教做人了?等会儿小心爸爸给你传授点人生经验。”叶修笑着反讽,走向张佳乐,然后微俯下身,捏了一把亚军的脸,嗯,手感不错,叶修对手感十分满意,点了点头。
      “老叶你这、这……” 张佳乐瞬间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地说不上话了,叶修抬头对着孙哲平望过来的眼神,神情略微尴尬,但还是咳了一声,“大孙,你往旁边挪挪,给哥腾个位。”孙哲平挑眉,“你直接来我旁边不就好了?”“那可不行,哥可是要好好教‘儿子’怎样做人呢。”叶修一脸义正言辞地把孙哲平挤开了,坐在两人的中间。而这时,反应过来的张佳乐手脚飞快地帮叶修盛好了一碗粥,一脸乖巧地看向叶修,眨巴着眼睛,浑身上下写满了求表扬求抚摸求抱抱。叶修难得看见这样乖巧的张佳乐,喉头哽了一下,糟糕,这亚军竟然有点萌,我怕不是生病了?但还是僵硬地抬手,揉了一下张佳乐的头,咳了一声,“嗯,爸爸很满意。”掌心的触感软软的,手感十分良好,于是叶修忍不住又薅了一把,不待张佳乐说话,敲敲桌子,“吃饭吧,别客气。大早上的赶过来你们也是辛苦了。”眼睛对上孙哲平,也是丝毫不惧地凝望,而后突如其来地笑了,径自端起碗来喝了一口。孙哲平被叶修的展颜一笑给惊艳了,也是机械般的端起碗吃饭,而张佳乐见场面似乎有点诡异,也是只能张嘴吃饭,只是时不时地夹几筷子菜给叶修,不过偏生遇到孙哲平搅局,叶修只是微阖双眼,对两人明争暗斗的敌意视而不见。
      吃过早饭,叶修似是看不懂两人之间想留下来的意愿,硬是半推半拉地将两个人送走。关上客厅门后转身的叶修长吁了一口气,却被兴欣众人不可描述的表情 硬生生地吓出了冷汗。
     “怎么了这是?这一个个的,复盘做完了?战术分析好了?不就是两个哥的手下败将嘛,有什么好看的?哥这么一个世界冠军你们还没看够呢?”叶修又再一次使出了【秘技·赶牛术】,试图把众人的注意力转移开。
      “啧,老夫真想不到你是这样的老叶。” 魏琛一脸痛心疾首。
     “老叶啊,想不到你还挺厉害的嘛?”方锐贱兮兮地笑着给了叶修一肘子。
     “叶修啊,不是我说,你这样……唉……”老板娘欲言又止。
     “加油,希望你能撑住。”唐柔十分严肃地拍了拍叶修的肩膀,如果忽略她眼角笑意的话,其实和刘备白帝城托孤没啥两样。
     “叶修哥,我相信你可以的!”苏沐橙笑嘻嘻地说,莫凡跟着点头,表示同意。
     “嗯……前辈很厉害。”乔一帆笑得腼腆,罗辑亦然。
     “我们会支持你的,你不要担心。”安文逸认真地说道。
     “老大,你果然十分优秀!这么快就把‘繁花血景’给收归门下当小弟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包子则是一脸兴奋。
       而叶修则是从包子的话里隐约猜出了个大概,看着众人一脸【你不用说我们都懂】的表情,叶修表示十分心梗。这尼玛都是些什么事啊!静静地望着小伙伴们离开的身影,叶修表示,这个生日过得真是令人心力交瘁。不过,这都是那些家伙干的好事!于是,今天的叶男神第一次掏出了小本本,各位老攻以后有的苦吃了√
       正当叶修在心里恨恨地记着小本本时,门铃再一次响起。










ps:噫,老叶生日快到了,可是这文我还没打算完结。各种熬夜肝报告各种做推送各种死灵感,对不起各位。失踪人口正式回归…不过…emmmm…等下次有灵感了再说吧orz

暗恋

#可能是甜饼?
#不知所云系列
#人设替代,狗血,经典套路
——Ready?
      GO!
      樊帆到现在都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对叶深上了心。对方常年翘起的嘴角是一种勾引,深邃的黑眸是一种诱惑,修长白皙的双手更是令自己欲罢不能。他从来都是一副慵懒的样子,上课的时候眼皮子总是耷拉着的,昏昏欲睡的模样让老师恨得牙龈紧咬,下课了也从不像自己和其他男生那样急哄哄地争个课间时间去打球,然而每次考试总是能够名列前茅,那令人望尘莫及的数学和文综分数已经让人麻木,同时文科所有的竞赛至少都能拿到二等奖;体育和体测也是能以中上甚至有时优秀的成绩考过;很少主动和异性聊天,然而不经意间的举动总是能把一群女生圈粉,因此异性缘也是好得逆天,只是本人并不自知,身在福中不知福的叶深不知因此拉了多少男同胞的仇恨值,不过他毫不在意就是了。这样的叶深,令樊帆为之着迷。
       然而,如此学霸的少女杀手叶深却是个有对象的。他叫牧丞,是一名碧桐中学的学生,叶深初中时的学弟,不过后来叶深上了高中就被调到了总校青梧中学,尽管两校相邻,但他们也算成了异地恋。不过叶修坚持每天送牧丞上下学,同学们也经常在双休日的时候撞见叶深陪着牧丞穿梭于商场或在影院看电影,甚至还有人看到叶深将牧丞紧搂着过马路。冬天时会给牧丞带去自己熬的汤,夏天会陪着牧丞放学后去吃冰。节假日更是礼物祝福一样不落,不知羡煞了多少人,堪称是十佳好男友。他们两人在一起不是秘密了,几乎举校皆知,但奇怪的是,素来严禁恋爱的校方并未对他们做出任何惩罚,连口头警告都欠奉。这勉强算是校内的一个未解之谜。不过大家彼此间心照不宣地一致怀疑是叶、牧二人的家庭背景十分雄厚,所以校方不敢得罪。只是有那么一天,樊帆终于了解到了事情似乎没那么简单。因为,传闻中十佳好男友叶深向他告白了。
      “我喜欢你。”叶深的语气还是那么慵懒,仿佛所谓的告白不过是日常招呼,不慎在意。
      “……所以?”樊帆从未想过有那么一天自己喜欢的人也喜欢自己并且向自己告白,不过,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大对劲?说好的粉色泡泡和情书呢?还有,叶深不是有对象么?难不成分手了?也不对啊,自己前几天还看到他们俩一起回家呢……所以,这是什么神展开?樊帆的内心已经被弹幕刷满了,面上却是一派正经,只是……
      “你同意么?”只是叶深似乎不在意樊帆的态度,云淡风轻的样子让人感觉不到他的真意。
      “那牧丞呢?他不是你对象么?”樊帆的话令叶深的眉头微微一皱,只见他轻啧了一声,低下头去,一副不欲多言的样子。
      “……时间不早了。”说罢,叶深扭头便走,只留下一个潇洒的背影。
      “???”樊帆一脸懵逼,然而他清楚地意识到了一点:他喜欢的叶深向他告白了,然而自己的反应似乎像在拒绝?!卧槽!男神求回头啊!我也喜欢你啊!然而此时叶深已经走远。
       樊帆因一时口快误了良机,垂头丧气地走回了家。回到空无一人的家,一声不吭地走进房间,将自己扔在床上,用被子蒙住自己,试图用沉睡来催眠自己。
      第二天。成功催眠自己的樊帆在闹钟十分敬业的催促下起了床,迷蒙着眼洗漱,而后十分机械地上学去了。到了学校,樊帆给自己做好了心里建设:只要今天看到叶深独自一人,就立马告白。毕竟告白这种事,肯定要男朋友(?)先出手啊。
       可惜,天不遂人愿,今天的叶深依旧深受喜爱,下了课不是补觉就是给周围打着问问题旗号的心怀不轨的女生们讲题,只是女生们关注的重点从来就不是题目。
       嘁,都已经是个有男朋友的人了还在那里招蜂引蝶,叶深真的太无耻了o( ̄ヘ ̄o)可是讲题目的叶深真的好帅好有魅力o(≧v≦)o啊啊啊男神男神男神我爱你啊啊啊啊啊(ฅ>ω<*ฅ)今天为情所困(?)的樊帆内心也正饱受煎熬。
      “铃——”下课铃终于响了,这么一天又过去了。樊帆和叶深被班主任叫去办公室,就保送一事进行了探讨。由于青梧中学偏重理科,因此京大分配给青梧中学的10个保送名额中有9个给了理科班,而文科班只分得了1个。本来班主任是打算把名额直接分给叶深,但是班主任考虑到樊帆通过了京大的自招审核,因此就将两人叫来商量一下。
     “老师,我觉得我的成绩不如叶深,虽然自招审核通过了,但之后的笔试和面试不见得能达到京大的要求,所以这个机会还是给叶深吧。”樊帆简直快把自己感动了,自己这么为男神谋福利,男神是不是感觉到自己的心意了?
     “老师,这个名额还是给樊帆吧。毕竟我相信自己的实力能够考得上京大。至于考不上么……以后再说吧。不过我是不会考不上的。”叶深一脸沉稳淡定地说道,语气间透着满满的自信。然而樊帆简直快哭了:男神,求你别推脱啊(ಥ_ಥ)你这样我怎么献殷勤啊嘤QAQ可惜,叶深丝毫没有接受到樊帆的讯息。
       最终班主任一锤定音,将名额分配给了樊帆,毕竟叶深的实力摆在那里,除非他高考失利,否则的话叶深考上京大完全没问题。两个人走出办公室后一路无言。叶深是没人搭话也乐得安静,而樊帆纯粹是因为男神就走在自己身边,连一拳之隔都没有,走着走着,肩膀都能碰在一起,对方的体温似乎就从这短暂的一瞬流进自己心里,心脏跳得更欢快了。
      “你……”樊帆百般犹豫之下,在两人走到了早已空无一人的楼梯口时,他终于还是开了口。“关于你昨天说的……我、我也喜欢你,我们在一起吧!”乍听之下,叶深那副懒散的模样竟微微地严肃了起来,他转头直视着樊帆,眼神里带着几分不确定的光:“你……”“我是认真的!从初一看到你的时候就很喜欢了,当时每天放学后你都站在电线杆下看着来往的车,没什么多余的表情,然后我就有点喜欢你了,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反正就是很喜欢你,每次坐在车上都要看着你直到看不见你为止,我不敢去问你的名字和班级,我……我还知道后来你就和牧丞在一起了……没事,你不喜欢我也没关系,反正我心大,能自我调节的。”樊帆一股脑的将自己积压多年的感情全部倾泻,而后便低下头不敢直视叶深。
      “哇~真是受宠若惊……”一道温和的声音在耳畔响起,带着微不可察的笑意:“樊帆,我很荣幸。”“什……唔……”樊帆诧异地抬头,却被叶深攫取了双唇。那带着温度的柔软是这个季节最美好的回忆。一吻方休,叶深的手不知何时已伸至樊帆脑后,禁锢着樊帆不让他因害羞而离自己太远,接着他微颔首,与樊帆额头相抵,“牧丞是我的弟弟,不要多想。”语毕,又是叼住樊帆的唇反复啄吻。
       在霞光漫天的傍晚,楼梯口那对正值青春年华的少年,定下了相许一生的誓言。

【若干年后】
      “深哥!”在如潮的接机人群中,朝气蓬勃的青年一眼就看到了那个镌刻于心的身影,于是他便迫不及待地招呼着。远处穿着风衣的高个男子向青年露出了微笑,只见他放下行李,缓缓地张开双手,迎接青年的飞奔入怀。曾经那慵懒的气质被岁月打磨成了处事不惊的儒雅,而那份青涩的感情也酿成了醇厚的爱。当年高三时,由于樊帆获得了保送资格,于是便早早地脱离战线,苦心钻研厨艺,接着便开始一心一意地准备叶深的一日三餐,争取让他能够安心地复习。而叶深,也在樊帆无微不至的照顾下,顺利地考取了京大。在高考结束的那天,他们终究是捅破了最后那层关系,成了彼此最亲近的爱人。大学毕业后,叶深获得了公费留学的机会,出国深造,而樊帆则是凭借优异成绩保研京大,两人体验了一把异国恋,而在这之前,叶深便已向牧丞出柜,牧丞只是笑笑:“哥,我们自幼便互相扶持,这么多年你把我带大不容易,也是受尽了委屈吃了很多苦,其实我早就知道你和樊哥的事儿了,祝你们永远幸福。”
       如今,有情人终成眷属。

【all叶】生日快乐(八)

#天天都在赶稿(ಥ_ಥ)
#放心不会坑的
#ooc有,不喜勿喷
——Ready?
        Go!
       喻文州一行人究竟达成了什么样的协定暂且略过不提,画面转到第二天早上叶修的房间。只见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在叶修床边不断徘徊,后面还跟着个双手环胸,气定神闲的人。“我说,你搁这做贼呢?”“我去大孙你能不能小点声!把老叶那不要脸的吵醒了就不好了!”原来竟是双花二人。
    “呵,你还好意思说,这钥匙可是老板娘给的,苏沐橙和唐柔可都看着呢,怎么可能瞒得过叶修那鬼灵精?”孙哲平对张佳乐的言行嗤之以鼻。“少装蒜了,你当我不知道你也对老叶存心思么?”张佳乐亦是不服,当初繁花血景不复存在时自己何尝未曾痛苦过?谁知江湖再见,两人竟从相互依赖的队友变成知己知彼的敌人,无论战场抑或情场。如今两人不约而同地在早上拜访叶修,谁不是存着点旖旎的心思?谁知却造成现今这般尴尬场面。
     “我说,你们还要吵到什么时候?不知道扰人清梦会天打雷劈吗?”正当孙哲平和张佳乐用眼神厮杀时,旁边传来懒洋洋的声音,带着微不可查的沙哑还有几分慵懒的睡意。
     “我去叶不修你什么时候醒的?人吓人是会吓死人的你造不!”张佳乐试图掩盖自己心思可能泄露的心虚与慌张,而孙哲平只是挑了挑眉,不置一言。“我要再不起来,指不定你就要把我卖了。”叶修开口笑道,带着连自己都未曾察觉的宠溺的意味,“说吧,大早上的,找我什么事?”“叶不修,我……”“叶修,我今天来是为了告诉你,对于你,我势在必得。”张佳乐未完的话就这样被孙哲平截胡了。而更过分的是,孙哲平大步流星地上前,弯腰后猿臂一伸,揽过叶修就是一记深吻,丝毫不顾仿佛被雷劈中的张佳乐。而被吻的叶修也是一脸懵逼,还没清醒的大脑瞬间死机,“这、这……唔……大孙……嗯……舌头……”叶修在孙哲平的强势下渐渐丢盔弃甲,而张佳乐同学总算是反应过来了,正当他想英雄救“美”时,孙哲平放开了叶修。
       就在孙哲平宠溺地将两人间暧昧的银丝擦干净并直起身后,陈果开了门:“叶修你起来了吗?赶紧带孙前辈和张前辈下来吃饭!”房内三人齐刷刷地看向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淡淡的不可言说的尴尬。“呃,你们慢聊,我先下了,叶修你赶紧的!”说罢竟是头也不回地将门“砰”的一声关了。“好了,时间不早了,起来吃饭吧。”孙哲平将叶修拉起来,催促他洗漱,而后转身离开。临出门时,孙哲平悄无声息地拍了拍叶修的臀部,低声道:“手感不错。还有,别忘了我的话。”语毕便拽着不甘心的张佳乐下楼。叶修睁着双死鱼眼,面无表情地看着孙哲平洒脱的背影和张佳乐不甘的喊叫,内心毫无波澜甚至想来句mmp。







PS:这篇存稿写在我年底肝报告的时候,报告写不下去就码一点,万幸终于码完了。然而,陈果该怎么称呼孙哲平和张佳乐比较好?以及,我从2017年5月底的生贺写到2018年初还没完,怕不是要凉了orz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我高考前挖的坑没填
现在天天都处于各种写小论文的状态
我想不明白作为一个理工大学的文科生学高数就算了
为什么还要写一篇不少于400字的小论文
我也想不明白为什么我的课程标准是按照两个专业来设定的
这就很惨了有没有
学得比谁都多
环境还不好
前年没门去年没路今年没水没电没暖气
我究竟
招谁惹谁了
要是能重来
我还是选择继续作死o( ̄ヘ ̄o)

我得有多久没填坑了……
想开新坑的想法一堆啊……
开学后灵感君就不要我了……
我最近好寂寞好想脱单啊咋整……
人生简直不能更寂寞如雪了……
加了三个社团都要交稿子……
还要买板子学微信推送……
及单反后期and so on……

呃,七月份沦为祖国辛勤的园丁,所以暂时弃坑了。8月份会补上all叶《生日快乐》的后续以及叶蓝文。

吐血吐三升。飞机延误,本来七点多的飞机拖到了九点多,因为中转站武汉的天气状况不行。好不容易登机了吧,等到它起飞已经快十点了。现在才从机场打到车准备回家,然而最少一小时车程。到家后还不能马上洗澡,爹妈上午要上班,得让他们洗完我才能洗,脏兮兮的,好累好麻烦。

Jueves

行驶在西班牙马德里市郊的一列火车上, 有一个男孩和一个女孩。女孩每天都搭这一班火车,而她并不知道那个男孩为了看她放弃了直通车而改搭这列火车。
女孩很喜欢这个男孩:喜欢他的轮廓、他的气息、他的一切。而她同样也不知道那个男孩对她亦很痴迷。
终于在2004年3月11日,羞涩的女孩鼓起勇气向男孩搭话,当他们相互表白的那一刻,西班牙马德里市郊的4列火车遭到恐怖份子背包炸弹的袭击,而他们正在其中的一列上。
生命终结时,他们用吻和爱融化了死亡的冰冷,他们将彼此的最后一瞬完整的送给对方。而这一瞬,胜过千年。



Si fuera más guapa y un poco más lista
Si fuera especial, si fuera de revista
Tendría el valor de cruzar el vagón
Y preguntarte quién eres.
Te sientas en frente y ni te imaginas
Que llevo por ti mi falda más bonita.
Y al verte lanzar un bostezo al cristal
Se inundan mis pupilas.
De pronto me miras, te miro y suspiras
Yo cierro los ojos, tú apartas la vista
Apenas respiro me hago pequenita
Y me pongo a temblar
Y así pasan los días, de lunes a viernes
Como las golondrinas del poema de Bécquer
De estación a estación enfrente tú y yo
Va y viene el silencio.
De pronto me miras, te miro y suspiras
Yo cierro los ojos, tú apartas la vista
Apenas respiro, me hago pequentilte;ita
Y me pongo a temblar.
Y entonces ocurre, despiertan mis labios
Pronuncian tu nombre tartamudeando.
Supongo que piensas que chica más tonta
Y me quiero morir.
Pero el tiempo se para y te acercas diciendo
Yo no te conozco y ya te echaba de menos.
Cada mañana rechazo el directo
Y elijo este tren.
Y ya estamos llegando, mi vida ha cambiado
Un día especial este once de marzo.
Me tomas la mano, llegamos a un túnel
Que apaga la luz.
Te encuentro la cara, gracias a mis manos.
Me vuelvo valiente y te beso en los labios.
Dices que me quieres y yo te regalo
El último soplo de mi corazón.





如果我再漂亮些,再更聪明一点如果我很特别,如果我从杂志上来
我也许会有勇气穿过车厢
来问你你是谁
你坐在对面,一点都没有想到
我为你穿着我最漂亮的裙子
看到你对窗户玻璃打了个哈欠
我的眼睛湿润了
突然间你看着我,我看着你,
你叹气我闭上我的眼睛,你走出我的视线
我几乎难以呼吸,我感到渺小
我开始颤抖
就这样从星期一到了星期五
如同诗人Bécquer写的《燕子》
在站与站之间,在你和我之前
沉默来了又走
然后这就这么发生了,我的嘴唇醒来
结结巴巴地叫出你的名字
我猜你一定在想“多么笨的一个女孩儿啊”
我想死
但是时间凝固了,你走近了说
“我还不认识你,但是我已经想念你了
每天早晨我都不坐直达的火车
来选择坐这趟火车”
而今我们即将到达,我的生活已经起了变化
一个特别的日子,这三月十一日
你拉起我的手,我们到了一个通道
一个隔绝了所有光的通道
我找到了你的脸庞,感谢我的手
我变得勇敢,并亲吻你的嘴唇
你说你爱我,而我给了你
我最后一丝的微薄心跳














Ps:这是个灵感。高能预警,我要放毒了。